您的位置:主页 > 政务 > 黄智贤:王金平党籍案反映马英九不适合从政

黄智贤:王金平党籍案反映马英九不适合从政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11-01 03:55 浏览次数:

  核心提示:在马英九的斗争中,中间还牵到宪政,立法机构跟行政权的对抗,所以马英九输的一败涂地,但是最后最重要的是,马英九在文宣跟宣传上面跟上一败涂地。凤凰卫视2月28日《一周重点》,以下为文

  核心提示:在马英九的斗争中,中间还牵到宪政,立法机构跟行政权的对抗,所以马英九输的一败涂地,但是最后最重要的是,马英九在文宣跟宣传上面跟上一败涂地。

  彭诗婷:朱立伦说跟马英九放天灯,现在我们看就是马英九放朱立伦的鸽子,我们知道这个事情可以感觉得出来马英九非常非常的生气,包括就取消了放天灯的行程,事实上可以感觉就马英九个性就是我很生气,但是好像又欲盖弥彰,取消行程最主要告诉大家说我不想被大家做文章,和朱立伦已经连续放天灯十年,这个时候取消就是当然会给大家很多很多的想像空间,反而会觉得你根本就是,您觉得说马英九的个性有可能种种提起轻轻放下,船过水无痕吗?

  黄智贤:他绝对不想船过水无痕,会一意孤行的走到底,但是怎么办呢,他又不是党主席,他今天的地位不管他在之外身份地位多高,是,在里面他就不是党主席,再想告王金平就没有权柄去告。

  从他处理王金平这个案子,就这个案子就完完整整的看到马英九不适合做一个人物,之所以为什么他一个从七百多万名一直到今天,他的令不出办公室,有人用一条歌,就是来形容马英九那个声明稿,那么赌气的声明稿,歌的歌名叫什么,没有人在乎你在乎的事,他们说就让这个世界毁灭吧,没有人在乎你在乎的事,只有马英九他在乎他在乎的那个事情。

  彭诗婷:可是智贤姐那个官说确实是不对的,王金平是没有任何的责任,为什么现在马英九会变的孤掌难鸣?

  黄智贤:所以他不适合做,官说案这个事情我自始至终一直到今天,我都认为王金平是错的,如果这个标准如果依照全世界国家的标准,王金平应该理想的发展是应该他自己那个带都已经曝露出来,我就自己就辞职,我就退出政坛,官说就是不对的,可是为什么搞到今天变成这个案子纠葛成这个案子,我很简单讲,是一个重视第一人,情理法来讲最是的是情,人情最重要,再来是义理,就人的人情义理法律是最不重要,就是的整个社会里面畸形的一部分,但没办法,就这样子。

  那马英九有对有错,可是因为他的错把他的对也变成错了,怎么讲呢,他说如果这不是官说那什么才是官说,对,这是官说,可是糟糕,官说在今天的如果不牵涉金钱,官说是没有刑责的,那如果王金平他在上,这样的一个作为在别的国家是要坐牢的,可是在不用坐牢,那就显然这个官说,你如果认为说王金平是大错,如果我是马英九,我就立刻修法把官说变成有刑责的,可不可以,你有没有做,这一年半来你除了对付王金平之外你有没有去修法,难道全除了王金平没有别人官说吗。

  所以可见你是针对王金平而不是针对,再来刚刚邱委员讲到很清楚,那个程序正义,那个程序正义牵涉到说你去立法机构,你的过程,你违法去跟马英九报告,这些事情都破除了大家本来应该要全民去讨伐王金平的张力跟正当性,反而让王金平说我是害的,更何况王金平是一个老手,那个事情一出来马英九迫不及待出来开记者会的时候,马英九躲在一个小岛上,海外的小岛,悠悠然放出个消息说我在嫁女儿,当然事后大家质疑他说你女儿到底嫁几次啊,你不是女儿早就结婚了吗,可是你可见王金平多么厉害,他抓住人心里面人情比较重要,当他消息一放出来立刻就推翻了,大家就觉得说人家在嫁女儿,你马英九怎么斗争,中间还牵到说宪政,立法机构跟行政权的对抗,所以马英九输的一败涂地,但是最后最重要的是,马英九在文宣跟宣传上面跟上一败涂地。